在布鲁日感受穿越而来的中世纪风情

布鲁日比来一次在风行文化中露面,是2008年英国导演马丁·麦克唐纳在此地拍摄了黑色喜剧片子《杀手没有假期》。虽然剧中人大都一脸茫然且嫌弃地吐槽“布鲁日是个什么鬼处所”,可是导演透过镜头,把布鲁日的美景拍摄得如诗如画如梦如幻,几乎成了一部城市旅游片,剖明了一个英国人对布鲁日的热爱。

接下来的300年,是布鲁日的高光时辰。口岸带来商业,商业堆集财富,财富培育提拔艺术。此时的布鲁日是欧洲纺织业商业的核心,是汉萨联盟的主要商站,是毗连地中海和北海商业的贸易大都会。借着城市堆积的大量财富,人们建成了富丽宏伟的市政厅和城市钟楼,吸引了凡·艾克、梅姆林等“弗兰德斯原始派”画家在此假寓,他们的佳构至今保留在市核心的格罗宁根美术馆里。布鲁日成为彼时欧洲艺术最富贵、景观最绚丽的城市之一。

到了1500年前后,通往斯温湾的运河呈现淤积,船舶难以航行,靠口岸商业起身的布鲁日敏捷式微,贸易地位被安特卫普代替。这个已经繁荣非常的弗兰德斯城市消逝在人们回忆里,

对于布鲁日来说,这是一段艰辛的日子。它错过了第一次工业革命,生齿削减、富贵不再,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比利时最穷的城市。然而对于后世的旅游者来说,布鲁日式微反而成为幸事——人们从头挖掘“失落的布鲁日”时,发觉没颠末现代化洗礼的老城,仿佛活化石一样被无缺保留,得以看到一个完整而诱人的中世纪小城。

从位于城南的布鲁日火车站下车,迎面是丰盈的绿地和清亮的湖泊,这是布鲁日的“爱之湖”,也是最具清雅田园风光的处所。“爱之湖”听着就非常浪漫,这里确实也传播着一个古罗马时代的恋爱故事。在安闲安闲的湖边,远处挺拔着圣母教堂塔楼,近处是自由游弋的纯洁天鹅,旁边是白墙素雅的葡萄园贝居安会院,平静中带着朝气,牵挽住游人渐渐的脚步。

从“爱之湖”向北步入布鲁日老城,老城区的富贵热闹劈面而来。建筑大多是砖砌而成,红色、棕色、橙色、黄色的砖头,履历了几百年风雨的洗礼,变得深深浅浅,将老城点缀得古朴温暖。建筑上多变而富丽的山墙显示出这座城市已经的富贵。

布鲁日老城连结了中世纪的规模,按此刻的目光来看算不上大。可是城中道路盘曲、小径连绵,还有稠密的运河水网,让人逛上一天还觉不足。

城中可看的建筑其实太多,尖塔挺拔的圣母教堂、建于12世纪的圣约翰病院、粉饰华美的格鲁修斯博物馆、哥特风的市政厅……不外论起布鲁日最核心也最富贵的处所,则要数大广场。

大广场上伫立着13世纪建筑的城市钟楼,是布鲁日的城市标记。在中世纪,低地国度的城市争相建筑钟楼,来宣示本人的富庶。布鲁日钟楼出格高峻宏伟、朴直稳重,可见城市的古朴底蕴。塔上有富丽的尖拱窗,各层屋檐上又有尖塔,灵动文雅的哥特气概抵消了机器感。塔楼有366级台阶,拾阶而上便能俯瞰热闹的大广场,

旧日灿烂不只为这个城市留下了丰硕多彩的建筑,也令其保有了大量的文化艺术珍藏。最让布鲁日人引认为豪的,是珍藏在圣母教堂中米开畅琪罗的雕塑《圣母子像》。这是米开畅琪罗在意大利之外的独一雕塑作品,在16世纪初被两个布鲁日商人从意大利带到这里,布鲁日其时的富庶与艺术水准可见一斑。

良多旅行者认为,这个仿佛自中世纪穿越而来的小城兼有浪漫可爱和阴沉诡异两种气质。我是在一个极为晴和的夏季到访这里的,只见布鲁日鲜花烂漫、绿树成荫、行人如织,并没有感遭到阴沉诡异的一面。然而布鲁日确实是多面的,一会儿热闹温暖,一会儿清寂静谧。在每个清晨或黄昏,在每个石子路和水巷的转角处,轻盈而不测地倏然现身,让来访者目不暇接、跟随摸索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www.xczym.com